中共四川省委政法委主管  四川省法学会主办  四川法制网承办   会员登陆 | 会员注册  | 电话:028-86601772 | 邮箱:scsfxw@126.com | QQ群:155342566
中国法学会 法制日报 四川日报 四川长安网 四川法制网
 成都  绵阳  德阳  乐山  宜宾  自贡  内江  遂宁  广元  雅安  广安  南充  达州  资阳  攀枝花  眉山  巴中  泸州  凉山  甘孜  阿坝
两 棵 树
2015-09-09 16:04:59 来源:雅安市法学会 作者:王建国 【 】 浏览:2525次 评论:0
 
  一棵拐枣树,一棵核桃树,常见的树种,并无特别的。但都长在小镇的派出所院内,关注它的人倏忽就多起来了。
派出所位于始阳镇的老街上,是一处四方四正的老院落。靠街面的木房子有些历史了,门檐的拱梁上布满阳尘,隐约看得见镂空的雕花。
  一道双扇开的木门勉强容三轮摩托车进出。闩门杠用一根磨得光滑亮堂的青冈木。重实。一般的小娃娃是抬不动的。院内是青石板拼砌起的天井。虽说是井,但不会积水,天井有下水道。
  天井对角栽有两棵树。一棵拐枣树,一棵核桃树。核桃树树干略粗,拐枣树树干略细。两棵树的年成都不短,落下的树叶上像是印有民国的戳记。老树照常年年开花、挂果,讨人喜欢。
  听吴所长讲,这房子原是民国时候县党部一位官员的私宅,有两进天井。靠里的天井小巧别致,僻静幽深,几株金丝楠高大挺拔,树冠如盖。解放后,解放军555团进军西藏,驻扎始阳。一道围墙把它一分为二,靠里面的天井被填平停放军车。保留下来的房子土改时政府做派出所用房,过后法庭也搬进去合伙办公,所以大门上挂的是两块牌子。进门左手边是派出所,右手边是法庭。但天井、厕所是共用的。核桃树和拐枣树的果实也是共享的。
  秋天一过,寒风就把核桃果由青绿色吹成了紫褐色,眼瞅着核桃就要成熟了。这可是派出所最热闹的时候,连断了半个手指的老杨哥(派出所民警)也托举着肥胖的身子攀上了树枝,拿一根长竹竿胡乱拨打。核桃果就像天女散花般筛落在天井内、屋顶上和法庭杨阿伯种叶子烟的小菜地里面。核桃是夹米核桃,个小、皮厚、壳硬,果肉顽固地镶在果核里,非得用牙签一点一点地拨出来不可。费时,又费劲,但吃起来嫩香。
  核桃下树不久,拐枣也次第熟了。但不会有人上树去摘的。此时的拐枣,味道涩口,非但不甜,还有一种木质的味道,味同嚼蜡。但一场大雪之后,情形就大不一样了。一串串的拐枣便会自个儿从树上跌下来,摔成几截,稠黏的蜜汁引得成趟的蚂蚁翻过围墙来搬运。
  老杨哥一大早就来捡地上的拐枣。洗干净后,放在簸箕里晒干,再打上十几斤“观景坡”酒厂的纯粮白酒美滋滋地泡两坛拐枣酒。看那橙黄色的拐枣,浸泡在澄碧色的酒里面,着实诱人,巴不得就抿上一小口。
  嘴馋的小娃娃也不时地溜进来捡拐枣吃。哼着“蜜甜,蜜甜,蜜蜜甜。看了,看了,要过年。”的小调,一边捡食,一边机警地乜斜着派出所的办公室。一旦有警察出来,赶紧跑进厕所躲起来,飞快地将拐枣藏在裤裆里。
  我对拐枣的蜜甜不感兴趣,我感兴趣的是树桠枝上成群的青拐子鸟。这种鸟通常栖息在大山里。挨到冬天,尤其大雪封山时,几十、上百只的青拐子鸟便相邀到山下来觅食。猪槽里的糠面、菜地里的青头萝卜、野椒子、枇杷花都吃。雪后的拐枣对它们来说简直就是饕餮大宴了。青拐子鸟,通身绿毛、黑头、白眼圈。大块头、胃口好。歇在树上不吃过饱,它不得飞走。边吃还边拉,天井的青石板上常常是一滩滩的鸟粪,黑黑的,看起来恶心,但不臭。
  趁吴所长不在的时候,我偷偷取出派出所收缴的那支小口径步枪,站在办公室的条椅上,将枪管从窗洞支出去,瞄准了拐枣树上的青拐子鸟。一声枪响,一只青拐子鸟便应声落地,其他的鸟噗噗噗一下子全飞跑了。但过不了多久,成群的鸟又飞回到树上,第二只鸟的悲剧立马重演。“鸟为食亡”一点也不假!打下的鸟,我都送给了老杨哥。杨阿嫂很能干,会做好多好吃的东西。她把青拐子鸟打整干净,抹上盐、花椒面、海椒面、胡椒面,挂在灶顶和腊肉一块烟熏。过年的时候,我们便去老杨哥家品尝这道野味。鸟肉香脆可口,连骨头都是酥脆的。再下半碗拐枣酒,哪真叫个爽!
  老百姓关注这两颗老树,并不是像小娃娃一样眼馋于核桃的脆香和拐枣的蜜甜,而是猎奇于被手铐铐在树上的人,尤其是那些铐在树上的熟面孔。铐在树上的人,通常成了老百姓茶余饭后的谈资;酒桌上的下酒菜;小两口亲热过后的悄悄话。“真的是看不出来嗳,贾老师还去‘逮猫’(嫖娼)。”“不要乱说嗬,人家贾老师都是见孙孙的人了,咋可能?”“背在拐枣树上在,不信你去看,老师,猫师。”“……”
  刚参加工作的那个月,一个冷飕飕的下午,吴所长神色凝重地给我们传达一份机密文件。要我们就装在脑壳里,不准记在笔记本上,更不能张起嘴巴乱讲。大意是说全国各地开始闹学潮了,有些地方出现了打、砸、抢。吴所长要我们把身上别的“短火”(手枪)统一交回县局,以免被坏人抢走。还叫老百姓把堆在派出所门前的麦草垛搬走,防止坏人一把火把派出所给烧了。正在这时,大坪乡治安室的“二派”(治安员)押来一个“撬杆”(小偷)娃娃,是用一根麻绳五花大绑来的。看样子那“撬杆”娃娃挨得不轻,鼻青脸肿的,衣服上满是鞋印。吴所长说:“小王,先让他龟儿的背树子,等我开完会再说。”我把“撬杆”娃娃拖到核桃树跟前,解下他身上的麻绳,让他背靠大树,将就现成的麻绳,一圈一圈,严严实实地把他捆绑在树干上。我理解这便是吴所长安排的“背树子”了。核桃树很粗,而那家伙特瘦小,我觉得他“背”起来非常吃力,看起也颇觉滑稽。吴所长撑起半个身子在窗台前吼了起来:“没整对,没整对。”接着扔了一副铜手铐过来,“背铐,拐枣树。”我又把“撬杆”娃娃挪到拐枣树前,让他双手反背树干,咔嚓一声上了铐子。这拐枣树好像是替他量身定做似的,刚好合身, “背”起来也不显得吃力了。
  过后,我也搞懂了,“背”和“抱”是老民警的行话,其实就是“铐”。身材瘦小的坏人便反铐在拐枣树上,称之为“背”。身材高大的坏人则叫他怀抱住核桃树,上铐,称之为“抱”。这办法相当管用,坏人想耍小聪明,捅开手铐逃跑,哪是没门儿。除非把树子连根拔起来。
  来派出所看“背”“ 抱”在树上的坏人,成了老百姓的一件新鲜事,尤其是在赶场天。一些人以进厕所解手为借口,偷窥、“欣赏”树上的人。胆大的处近来看,几个麻子几个痣都数得清。胆小的,远远地瞥上一眼,是男是女都没分辨清楚便转身了。
  有一场,拐枣树上“背”了个外地的女扒手,烫的是波浪头,穿的紧身衣、小管裤,细皮嫩肉的,模样还不赖。这下可不得了,来 “解手”的人络绎不绝。走了一拨,又来一拨。有一个老者,金鱼眼、白胡子、虾子背,含一杆叶子烟,立在女扒手跟前从头到脚来回睃视,足足把一杆烟咂完,才依依不舍地转身。
也有妇女牵着小娃娃的耳朵到树前来教育娃娃的:“看,你娃娃再去偷甘蔗的话,老娘把你交给派出所,背树子,戴 “金手表”(铜手铐)。”
  后来,上面有规定,不允许再把坏人铐在树上了。说坏人也是人,要保障人权。派出所按要求专门建了一间留置室,关坏人。留置室很狭窄。一道漆黑的铁门,一扇巴掌大的窗户,令人望而生畏。坏人关在里面只有拉屎拉尿的时候才哼一声。老百姓连坏人的影子也见不着,到派出所来“解手”的人自然也少下来了。
  没有被坏人“背”和“抱”的拐枣树、 核桃树,依然年年开花,年年结果,年年枝繁叶茂。
  拐枣成熟的时候,照常有成群的青拐子鸟飞来啄食,唧唧喳喳地在枝头间跳蹿,玩得很开心,吃得很顺心。
  与往年不同的是,再也听不到枪响了。这年我当上了始阳小学“爱鸟周”活动的校外辅导员,谁还好意思去干哪些蠢事呢?
Tags:
责任编辑:杨智鸿
】 【打印繁体】 【投稿】 【收藏】 【推荐】 【举报】 【评论】 【关闭】 【返回顶部
我来说两句
已有0评论 点击全部查看
帐号: 密码: (新用户注册)
验证码:
表情:
内容:
网友关注排行
法学
专题
热点
动态